高调入驻抖音后,“何同学”水土不服了

2022-11-12

互联网大厂的“拆墙”活动,正在成为一种势不可挡的趋势。

当淘宝直播接连从抖音“撬”走罗永浩、俞敏洪、刘畊宏等网红达人,在“双11”赚足了话题热度,抖音没有坐以待毙,同样也在招兵买马。只不过,抖音下手的对象是B站顶流。

10月27日,随着“何同学”在抖音发布了第一支短视频,这意味着B站的一位千万粉丝级别的UP主,正式入驻了抖音。


“何同学”高调入驻抖音

10月27日20时25分,抖音账号@老师好我叫何同学 发布了一支8′48″的视频《快充伤电池?40部手机两年试验,告诉你最佳充电方式》,这支视频既可以竖屏观看,也可以调整为“全屏观看”模式。

同时,为了适应抖音用户的竖屏观看习惯,“何同学”还对这支长视频进行了二次剪辑,拆分成了四支竖屏短视频“快充伤电池??”“什么时候换电池??”“一直充电伤电池??”“手机充电别充满??”,并以合集的形式再次发布。

▲ 图源:抖音@老师好我叫何同学

值得一提的是,这四支短视频并不是对原视频的简单分割,而包含着精心的小设计。

比如为了配合竖屏模式,四支短视频在画面、字幕、特效上都进行了调整,“何同学”还特地录制了竖屏的出镜解说。

为了让合集中的四个短视频播放更加丝滑,不破坏原视频的整体性,除了片尾的一句“如果大家想看完整的实验数据和实验过程,可以点进我的主页,观看完整视频”,“何同学”又补充了一句“终于,我们又知道了”,从而流畅地过渡到下一个短视频的开头,方便用户循环播放。

▲ 图源:抖音@老师好我叫何同学

目前,“何同学”在抖音发布作品的点赞量在3万-87万,收藏量也超过了8万,流量虽然不及抖音的头部达人,但这样的热度还是很可观的。

不过,如此高速的流量汇聚,或许和抖音官方的扶持有关。

对于“何同学”的入驻,抖音给出了足够的诚意。10月27日当晚,抖音APP出现了“何同学”开屏广告,为其主页引流;10月28日,抖音官方公众号“抖音和ta的朋友们”发文《何同学的第一条抖音来了》,继续造势。

▲ 图源:抖音APP开屏/公众号@抖音和ta的朋友们

新抖数据显示,抖音账号“老师好我叫何同学”其实去年就已注册,在发布作品前的粉丝数为16万,而在“何同学”一口气发布5条视频后,28日粉丝数就达到了42.5万。


数码科技博主的内容困境

当然,“何同学”在抖音发布的这支视频,首发依然是B站,那个让他一战成名的平台。但选择分发抖音,多渠道运营,依然被外界猜测,“何同学”希望借此缓解内容和流量的焦虑。

毕竟,围绕着“何同学”江郎才尽的讨论,早已甚嚣尘上。

2019年6月,当时还是北京邮电大学大二学生的“何同学”,凭借视频《5G到底有多快》火爆全网,B站三天涨粉百万,还被人民日报、新华社、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等官媒转发。

▲ 图源:B站@老师好我叫何同学

对于一夜爆红的“天才”,人们总是有更多期待,但却总免不了陷入“伤仲永”的遗憾中。

2020年12月,毕业前夕的“何同学”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,太原视频拍摄,成为了一名专职数码科技博主,开始“恰饭”养团队。随之而来的,还有一系列争议声。

大学毕业后,山西影视公司,“何同学”的第一支视频《我做了苹果放弃的产品》,将目光聚焦到了苹果未发布的产品AirPower。为了植入国内智能家居品牌乐歌的产品,“何同学”制作了一个多功能桌子“AirDesk”。视频发布一天后,乐歌的股价上涨了13.51%,市值一度达到5.46亿元。

然而,山西影视公司,这款造价高达6万元的“AirDesk”,在10天后,被B站另一位UP主“浦原商店扫地工”用24小时制作出了平替,成本只有不到6000元。这让“何同学”一直以来“天才少年”的人设开始崩塌。

▲ 图源:B站@浦原商店扫地工

今年2月份,“何同学”发布的视频《我用108天开了个灯》,再度引发争议,被认为内容质量下滑严重。

▲ 图源:B站@老师好我叫何同学